“命題作文”七年積累造就“警察世家”
2020-06-14 11:19:33  來源: 封面新聞  
1
聽新聞

“欲望附帶價簽,有時候你會發現自己根本付不起欲望的代價,我們想通過《燃燒》這個劇告訴人們,行走在人性的神秘河中,每一步的行走都無比艱難,但只要你心懷悲憫和信念,那么人生總會有轉機,每個普通人也都有可能譜寫出傳奇的人生。”

由陳育新編劇并執導,經超、張佳寧領銜主演,奚美娟、鄔君梅、譚凱、張志堅、劉敏濤、馮雷、湯鎮宗、杜志國等主演的情法正義刑偵劇《燃燒》已于上周正式登陸北京衛視。

一具尸骨揭開舊案面紗,跨越三十年、涉及三個家庭、祖孫三代的《燃燒》,不只是陳育新繼2007年執導《國家行動》后導演身份的再回歸,更是他對涉案題材創作,對人性、欲望、原罪的再度深挖。

近日,陳育新分享了自己近三十載關于涉案劇的創作歷程與行業內外的感悟。

劇照

刑偵劇“尺度”把握要靠價值引導

燒腦的劇情,縝密的推理,多重的反轉,正邪的較量,刑偵劇作為涉案劇的一個分支,總能以勾人心魄的懸疑感和探秘解謎的連續性在眾多類型題材劇目中擁有一席之地。

從早期經典的《重案六組》《刑警本色》《征服》《刑警隊長》《公安局長》,到之后的《白夜追兇》《無證之罪》《法醫秦明》《心理罪》《暗黑者》,刑偵劇的魅力可謂經久不衰。

長期深耕此題材的陳育新,更是對刑偵劇的創作有著豐富的經驗和深刻的理解:“涉案劇可以分緝毒、經偵、網偵、反恐反黑這些類別,其中刑偵是最特別的,也很難寫。

因為其他的類型一般都會有團伙或組織,唯獨刑偵主要是個體犯罪,沒有組織就沒有分工協作、臥底、線人這些。你只能把鏡頭對準人物,研究死者、研究兇手心理。”

陳育新表示涉及大量社會問題的刑偵劇是一塊硬骨頭,既要有尺度的考量,又要與時俱進地展現新風貌新技術新的偵破手段與方法。

陳育新

“人的問題就是社會的問題,因為人是社會的個體,會有大量的社會問題存在,這里面的尺度就比較難把握。

還有就是大量的血腥與暴力的不可避免地展示,還有警方技偵手段的暴露,都有局限性。”

劇照

“命題作文”七年積累造就“警察世家”

盡管已有多部佳作在前,斬獲過業內數個大獎,《燃燒》的創作卻并非一蹴而就。

早在7年前,它還是只是公安部新聞宣傳局交給陳育新的一個關于警察世家的“命題作文”,沒有真實的案件做依托,且又是最難創作的刑偵題材,全能如陳育新也不免犯難。

在《燃燒》長達7年的構思、揣度、調研、打磨中,陳育新先后完成了《湄公河大案》及《破冰行動》的劇本。

海量采訪素材的積累,與公安干警長時間的接觸,終于使得數度經歷擱淺的《燃燒》逐步成形,故事、主題、內核、人物在深思熟慮中呼之欲出。

“我想通過三代警察,來折射近30年來中國司法的改革進程。高風爺爺的案件是80年代發生的,那個時候基本上還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辦案理念。

陳育新

到90年代,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限期破案。到了現在是疑罪從無的法制理念,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使這個案件推進,是我們想努力通過這部戲來做的一個側面的表達。”

可以說,7年的潛心琢磨與貯備蓄力,給了陳育新足夠的創作空間和源動力,而其多年寫作涉案劇的經驗教訓又讓他明白,只有真正打破觀眾預設,才能讓他們在山重水復中感受到柳暗花明的驚喜。

“觀眾在看這類劇時會有既定的模式,烈度和曲折程度是觀眾喜愛這類劇的一個預設前提。但我覺得這個烈度是有止境的。為反轉而反轉,為懸疑而懸疑,最后為了這些往往會放棄了人物,只有事件。”

他表示,《燃燒》雖然在觀感上進入的時候相對緩慢,但隨著劇情抽絲剝繭地展開,案件的復雜度、人性的復度就會慢慢展現出來。

“相比《國土安全》《毒梟》等更側重事件的劇目,《燃燒》它的極致是更側重于人物,寫每個人物在他的每個人生的岔路口的選擇、決定以及做選擇和決定的艱難。這才是我們所要的人性的極致。”(陳穎)

責編:
爆乳奶水直流在线播放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