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終端市場漲價貫穿全年 估值修復、理性回歸成資本市場主基調
2021-12-23 10:00:44  來源: 中國商報  
1
聽新聞

漲價和資本冷靜成2021年白酒行業關鍵詞。不論是高端白酒、次高端白酒和中低端白酒,漲價貫穿全年。相對白酒終端市場的熱鬧,白酒資本市場則趨于冷靜。估值修復、理性回歸成為今年下半年以來白酒資本市場的主基調,連此前風頭正勁的醬酒也出現“退燒”的跡象。

GetAttachment.jpg

北京市某超市的白酒展柜

漲價貫穿全年

漲價一直是白酒行業的熱點現象,而這在2021年表現尤為突出。2021年白酒漲價范圍更廣、頻次更高、幅度更大。

今年伊始,包括瀘州老窖、古井貢酒、劍南春、水井坊、金種子、貴州醇等多家酒企發布了漲價通知,某些酒企甚至宣布旗下的多款產品同時漲價。例如,古井貢酒宣布對其旗下20多個度數產品的價格進行不同幅度的提價;今年年中,包括今世緣、西鳳、金沙等酒企也紛紛接過了漲價的接力棒。

今年下半年以來,大量次高端名酒企參與其中,漲價范圍也更廣。例如,水井坊建議將其旗下的井臺全系列的零售價上調至30元/瓶,將臻釀八號全系列的零售價上調至20元/瓶; 舍得將其旗下38/42/52度品味舍得(藏品)的出廠價上調至30元/瓶,將52度智慧舍得(藏品)的出廠價上調至50元/瓶。

今年10月以來,衡水老白干、江蘇雙溝酒業、劍南春、山東景芝等酒企開啟了控貨漲價的進程。實際上,包括劍南春、水井坊、瀘州老窖等酒企全年已進行了多次產品漲價的動作。

臨近年尾,五糧液旗下第八代五糧液和瀘州老窖旗下國窖1573漲價的消息再次傳出,這兩款高端大單品的漲價將今年白酒的漲價推向了高潮。據了解,第八代五糧液的出廠價將從889元/瓶提升至969元/瓶。瀘州老窖西南、中南地區的38度和52度國窖1573經典裝終端渠道計劃內配額供貨價格建議分別上調至40元/瓶和70元/瓶。

值得注意的是,茅臺全年雖未進行實質性漲價,但關于其漲價的消息不絕于耳,尤其是年底五糧液大單品漲價的聲音更引來外界對茅臺漲價的猜測。

對于貫穿今年全年的白酒漲價,白酒行業分析師、知趣咨詢總經理蔡學飛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2021年,在多方壓力下,白酒行業仍保持了較好的發展態勢,行業結構升級明顯,馬太效應加劇,名優酒的品牌價值凸顯,帶動行業產品結構升級。而白酒漲價又以次高端產品為主,可見價格升級與次高端占位成為新的競爭形式,也加劇了行業的強分化趨勢。

融澤咨詢白酒分析師劉曉威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2021年白酒全年漲價的邏輯是“量少質高”的白酒消費形態帶來中高端白酒市場的擴容,各品牌酒企為了搶占價格帶及搶奪中高端市場份額而紛紛漲價。此外,從渠道端來看,經銷商希望通過漲價擴大利潤空間,廠家也想順應這一趨勢,以獲得更強的渠道推動力。

品牌管理專家、九度咨詢董事長馬斐對中國商報記者總結道,白酒漲價分為幾種類型,一是品牌酒企到一定階段而進行的“市場行為”型漲價;二是部分酒企作為競爭策略的“跟隨型漲價”;三是小酒企的“表演型漲價”,這種類型的漲價很難使終端零售價發生實際上漲。正是多種形態的結合造成了2021年白酒行業全年漲價的熱鬧現象。

資本市場回歸冷靜

而與白酒終端市場的火熱不同,白酒資本市場在這一年回歸冷靜,尤其今年下半年以來,在行業管控等因素影響下,白酒的股價回調,醬酒也出現“退燒”跡象。

據了解,白酒板塊指數在今年2月18日創出歷史新高后,經過一段時期的震蕩調整,于6月7日再度攀升至某高點,此后出現了持續的回落態勢。其中,行業龍頭茅臺的股價在2月最高觸及2608.59元/股后便開啟了為期一個月的下跌態勢,在5月迎來小幅增長后,股價再次開啟近兩個月的下跌態勢。8月20日,茅臺股價一度跌至1548元/股,盤中最低觸及1525.5元/股。而在近期,茅臺的股價回升,突破2000元/股大關,但仍難回高峰。

根據金融數據和分析工具服務商萬得(wind)數據顯示,近一年來,截至12月17日,19家白酒上市公司的股價漲幅平均值為28.74%,10家酒企的漲幅在10%以下,其中洋河、五糧液、皇臺酒業、金徽酒、順鑫農業的漲幅為負值,與2020年白酒行業受資本熱捧的行情截然不同。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8月20日,一份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價監競爭局發布的《關于召開白酒市場秩序監管座談會的通知》在網上流傳,并得到部分酒企的證實。據稱,此次會議的主要內容是關于資本圍獵白酒市場以及中秋節前防范白酒過度漲價等。

上海博蓋咨詢創始合伙人高劍鋒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2020年白酒備受資本追捧,一是因為消費板塊呈現白馬行情,白酒、乳制品、調味品等消費板塊普漲;二是因為2020年白酒出現漲價預期,預計2021年落地,資本市場率先表現出利好。而到今年尤其下半年以來, 白酒資本市場始終維持不溫不火的局面,一是因為很多資金轉向新能源、雙碳等領域;二是經過大幅上漲后,白酒板塊更多的是在進行估值修復和回歸,特別是茅臺的漲價始終沒有落地也對白酒資本市場的表現有一定影響。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白酒板塊2020年大熱是因當時市場流動性過剩,白酒被當成了一種避險資產。但在游資炒作下,白酒股價整體出現較大風險,機構投資者必須進行技術性回調,以確保投資安全。在上述因素作用下,今年的白酒板塊態勢趨于平靜。而放眼2022年,經濟政策的定調將會有利于白酒行業的發展,白酒板塊的股價可能會在漲價和政策利好的影響下繼續回升。

中金公司的研報也顯示,高端白酒自年初回調以來,其估值已反映出市場對經濟增長放緩、終端需求承壓及政策不確定性的悲觀預期。預計明年宏觀經濟邊際向好支撐白酒需求,千元價格帶動加速擴容,高端酒企有望量價齊升。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風頭正勁的醬酒也出現了“退燒”的跡象,曾經熱捧醬酒的部分資本目前已退出市場。據了解,在今年10月的秋季糖酒會上,“冷清”“醬酒退燒”態勢已經顯現,與4月的春季糖酒會時的表現迥異。10月15日,跨界醬酒的眾興菌業公告停止收購事宜,幾天后的10月19日,吉宏股份公告終止收購茅臺鎮古窖酒業,更是給醬酒的發展潑了一盆冷水。

蔡學飛坦言,醬酒在高速增長之后在今年下半年迎來平緩期,可以理解為過度發展之后的市場自我調整。實際上,只有回歸經營本質的長期資本才能在白酒行業有所收獲,所有投機資本必然會被市場淘汰。高劍鋒也認為,醬酒行業目前最大的問題在于將熱度更多聚焦于產業和渠道端,沒有完全轉移到消費的環節,部分資本可能發現了這一現象從而退出了市場,不過這更多表現為熱錢等投機資本的退出,對長期投資的產業資本而言,醬酒仍是行業中較好的賽道。(記者 周子荑 文/圖)

爆乳奶水直流在线播放动漫